芭乐视频ios版下载丝瓜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尤副市长头大了十倍,捋着稀疏的头发想了会儿,道:“可是方书记,珑黄街改造总预算是客观存在的,没有立项和预算,超支部分怎么向商会伸手要钱?”

   “封堵工程和路面整治是古建筑保护项目,河道清淤和河堤加固是城市水利项目,仿古装饰、庭院内部改造是城建项目,加起来不就是总预算吗?”

   化整为零啊!

   “我……我的思想有些僵化,跟不上方书记的节奏,”尤副市长自嘲道,“这样说来根本不存在珑黄街改造工程,之前吵得不可开交,都白吵了。”

   方晟道:“只要想做事,切实为老百姓谋福利,自然而然会灵活机动,合理利用我们手里的权力;反之不想做事,就能处处拿规章制度做拦箭牌,谁也不好指责我们,对不对?”

   “关于珑黄街,首先我要检讨,想法太多、顾虑太多,还没规划先缚住自己手脚,没有方书记的思路开阔,敢作敢当。”

   这番话倒是真心实意的。

   与苏总较量的时候,尤副市长感到对方话语间没将包括王智勇、娄伯林在内的市领导放在眼里,提到他们都是“智勇”、“伯林”,唯独尊称“方书记”,且非常顾忌方晟的想法。

   事实上方晟关于谈不成就蛮干的指示的确给商会高层很大压力,本以为任大伟视察时两点要求会让方晟有所收敛,不料他似完没放在心上,反而加快各项工作的推进。

   强龙不压地头蛇,可这条龙若强到一定程度,地头蛇还是畏惧的。

   而且从较量中看得出,令苏总真正忌惮的倒不是“方书记”本身握有的权力,而是“方书记”背后强大的势力和资源。

   纯美春风小妹自由自在的宁静时刻

   3000套商品彻底打垮鄞峡本土派,足见方晟握有的不仅有官场资源,还有深不可测的商业资源。苏总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做生意图个和气生财,若非被逼上绝路断断不会轻易树敌。

   修建高架和珑黄街改造基本定型,面向省竞聘的处级干部也陆续到位,新官上任三把火,如今火势都不错,易容方以为市委书记要消停阵子,搞搞调研什么,让市委大院都缓口气。

   谁知方晟真是官场急先锋,战斗不歇,永远冲在前面。

   周六上午,方晟主持市委常委会——他到润泽后召开常委会的频率是过去三四倍,常委们苦不堪言,正式提出加大招商力度的议题!

   “国人民都在搞招商,临海省从轩城到临州招商工作也搞得轰轰烈烈,我不明白润泽为什么无动于衷?”方晟道,“去年润泽招商实绩位居临海倒数第二,亿元以上项目居然只有区区2个,招商局不招商,跑到台湾旅游,真是岂有此理!从下周起,面下达招商引资任务,嗯,暂时先分配到单位或部门,效果不佳就分配到人!市各单位各部门要以招商引资作为工作重点,分解落实到各个节点,按旬上报进度,每旬后十名向我和智勇市长述职,连续三次名列后十名的暂停领导职务……”

   王智勇忙不迭道:“方书记,这个力度是不是大了一点?润泽这边……咳咳,从历史上对招商引资工作重视就不够,所以要有个引导和逐步适应的过程。”

   方晟点点头:“王市长说得对,我们要通过完善干部任用提拔机制进行引导,刚开始肯定有部分领导干部有情绪、有怨气、不想干,抓几个典型挂起来,大家就会迅速进入角色!咸部长请做好对领导干部招商引资考核的长效考核机制,一是看时间节点,二是任务目标完成率,三是产生的经济效益,年底不能完成任务的就算不称职,各类考评考核一票否决!”

   咸翡巴不得组织部权力越大越好,点头道:“轩城和临州都把招商引资工作列为衡量领导干部是否称职的条款之一。”

   “压力肯定会有,本来落后了嘛,落后就要挨打,所以在追赶阶段从我们市委领导开始就要吃苦,然后层层进行压力传递直至最基层公务员队伍,乃至扩大到事业单位等等,都要纳入我们的招商引资大军!”方晟目光炯炯有神,“有人说姓方有啥本事,在鄞峡靠招商引资,到润泽还搞这一套,腻不腻?今天我把话挑明了,在当前润泽缺乏特色经济、没有明显经济增长点的情况下,依赖招商引资面开花是唯一提振经济的途径!我希望任务下达后我们常委都动起来,积极做好主管领域的宣传、发动和督查工作,以后每次常委会首先要通报主管领域招商引资实绩,我们十一位常委也要排名,最后一名要做反省,反省内容记入常委会书面记录!”

   贺铮第一个跳出来,道:“方书记搞招商引资目的没说的,我支持,但要下达任务可得量力而行,不能搞一刀切,否则象我们统战部门肯定回回挨批。”

   施爱斌和鞠红翔也唉声叹气表示资源少,公关难关很大。

   方晟稳当当道:“大家反映的实际情况在任务分解时肯定要有所考虑,既要一碗水端平,又不能靠平均主义。下面我大致提下招商引资的总体计划……”

   常委们心头一紧,赶紧提笔做记录,心道市委书记斧头磨得真快,这都连计划都准备好了!

   “考虑到今年已过去三分之一时间,计划数控制一点,预计放到120亿左右……”

   话音未落常委们均张大嘴巴半晌合不拢!

   去年润泽招商工作是完成得不好,仅有19个亿排名临海倒数第二,可排名第一的轩城也不过102个亿,临州以96亿排名第二。须知那是年的工作量,如今已进入五月份了,方晟居然下达120亿,是不是好高骛远?

   常委们的表情方晟都看在眼里,继续道:

   “120亿大致分为三块,一是市直机关,这回我们市直机关要挑大梁,原因很简单,市直机关接触面广、人脉资源多,有理由做得更好,所以市直机关的任务是50亿!二是润泽的三个区即润松、罗团和泽乡,40个亿,至于怎么分们三个区之间协商,不强行摊派;三是六个县完成剩下的30个亿,怎么分呢,同样不搞平均主义,按去年GDP增长率排名计算,排名越低的任务越重,因为急需发展嘛……”

   王智勇叹了口气:“5、4、3分配,恐怕市直这一块吃点力。”

   “就怕吵成一锅粥啊。”段勤一肩双挑,头都大了。

   半晌没说话的娄伯林冷不丁道:“与其私底下吵得不可开交,不然利用今天常委会大致分配一下。”

   言下之意要吵就在常委会吵。

   方晟笑道:“可以啊,正府是大头,智勇市长和伯林市长先商量一下,50亿当中认领多少?”

   “30亿。”王智勇和娄伯林不约而同说。

   市委书记已经强调市正府是大头,低于25亿过不了关,超过35亿没法消化,30亿是持中数字。

   “一下子就啃掉三分之二,厉害,”方晟笑着对车丛说,“正府摆出高姿态,市委可不能示弱啊,车秘书长表个态。”

   车丛苦着脸说:“市委底下那些个单位哪能跟正府比?要不……3个亿吧……”

   “3个亿包含人大、政协、两办和政法委、政策研究室、法院、检察院等,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本着压担子原则再加1个亿!贺部长呢,下面有台办、工商联、侨联等外联机构,据我所知润泽在台湾、香港经商的人不少,要勇挑重担啊。”

   贺铮可不认同,梗起脖子道:“我倒是想挑重担,可每年市委下达招商引资任务,统战部门起码分一半儿,连续七八年统战下来该挖的潜力都挖差不多了,剩下的残羹冷炙也派不上用场,方书记还是放我一马吧。”

   方晟却没有放一马的意思,微笑道:“多少总要说个认领数供大家讨论嘛。”

   “也……也4个亿吧。”贺铮道。

   方晟摇摇头:“润泽合作商会归管的,它的实力众所周知,一大群在海外办实体的荣誉会长、副会长,4个亿说不过去……6个亿吧,大家看怎样?”

   本着他多一块别人就少一块的原则,没认领任务的施盛斌、咸翡等人连忙附合“差不多”,贺铮冲他们怒目而视却没办法。

   接下来鞠红翔认领2个亿,被方晟硬加了五千万;施盛斌和咸翡各认领1个亿,方晟说纪委只加五千万,组织部门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加强与外地干部沟通交流,加1个亿。

   这样就形成:市正府30亿,市委4亿,统战部6亿,宣传部2.5亿,组织部2亿,纪委1.5亿。

   军分区不参加地方经济建设,其职责也决定了不便外拓,不分配招商引资任务。

   轧起来一算,还有4个亿缺口!

   方晟环顾众常委,一干人纷纷低头,暗想就刚才各自认领的能不能完成都没底,再追加任务可就要翻脸了!

   尤其贺铮被硬加了2个亿,想想就不服气,但看到后面宣传部、纪委、组织部都不同程度加了任务,没好意思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