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放松自己的软件

   “话真多,开始吧。”

   唐凯不去看他,反而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灵针,来到了蓝暖身前。

   这是他用自己收购的玉石制作而成的灵针,用来针灸会有更好的效果。

   “中医没落这么久,是时候崛起了。”

   杨善拍了唐凯肩膀一把,语重心长地说道:“年轻人,加油,让他看看什么叫做神奇的中医!”

   他和华老爷子是老相识,知道华老爷子对唐凯的评价很高,所以他选择相信唐凯,狠狠地赌一把。

   “明知会输还要和我打赌,真是自寻死路啊,你们这些中医,真的是不知死活。”

   徐川抱着双臂,幸灾乐祸地站在一边,等待着看杨善的笑话。

   在神经疾病方面,他绝对是权威,技术放到国际上都是一流,强直性脊髓炎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根本无药可医,只能控制并发症、对症处理而已。

   他认为唐凯只是在装逼,这种病根本治不好。

   中医能治疗强直性脊髓炎?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球都没有这种先例。

   飞翔的精灵穿越丛林而来

   针灸、药浴、按摩、中药所有能够尝试的治疗方法,国际上都用过,至今都没有找到能够根治强制性脊髓炎的合适方法;

   如果唐凯真的能够将之治愈,那唐凯早就被ho(世界卫生组织)提名获得诺贝尔奖了,他还会留在杨善身边当一个小小的实习生?

   “蓝蓝,哥哥要帮你针灸治疗,可能有点痛,你要忍耐一下。”唐凯摸了摸蓝暖的头发,他十分心疼这个孩子。

   “嗯,大哥哥,我会忍住不叫的。”蓝暖乖巧懂事地点头。

   “蓝蓝,痛的话,你可以咬住妈妈的手。”美丽妇女无比心疼地握着蓝暖的手。

   可怜天下父母心,任何母亲见到孩子受苦受难,都会心如刀割。

   “不,妈妈辛苦啦,蓝蓝不会咬妈妈的,有厉害的大哥哥帮我治病,蓝蓝不怕。”蓝暖用力握着唐凯的手,表示自己可以忍受。

   唐凯看着一阵心疼,蓝暖是一个懂事又坚毅的孩子。

   可惜,命不太好,被疾病纠缠。

   不过,现在遇到他,是时候让这孩子脱离苦海了。

   唐凯拿起灵针,准备针灸治疗。

   “针灸?哈哈哈哈,你不是早就试过了吗?没有任何作用的,杨善,你这弟子真是会装逼,我等着看你的笑话!”徐川在一旁抱手旁观,不留情面的打击和讽刺。

   他得意洋洋,只要唐凯输了,杨善就会离开,他就能成为这里唯一的带头人。

   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地位会更高,也会获得研究会所创始人的青睐,说不定还可以和创始人见面。

   这个研究会所的创始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上一面,绝对是无上荣光。

   “你笑话我,我也不怕,只要有一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会进行尝试,绝不能放弃救治病人的希望!”

   唐凯不去理会徐川,仔细地为灵针消毒,然后开始施针。

   枯木回春!

   依旧是相当熟悉的针灸法,这种针灸法可以唤醒体内的生机,达到治疗的作用,用于治疗这种下肢瘫痪的病情再好不过。

   “唔~~”

   针灸进行时,蓝暖就用力握住了唐凯的手,小小的手指都握得发白了。

   “乖,很快就好了。”唐凯任由她握着,另外一只手继续针灸治疗。

   一根约3厘米长短、青翠欲滴的灵针出现在他手掌心,闪电般刺入蓝暖的大脑穴位。

   唤醒生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蓝暖的下肢血管、肌肉、神经都已经萎缩了,甚至某些血管都闭塞了,等杨善给予刺激、唤醒生机的时候,将会产生一种既撕裂又灼热的剧痛;

   这种痛,一般成年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是蓝暖这么小的孩子了。

   所以,唐凯当机立断,将她的痛觉神经暂时隔离,让她感觉不到疼痛。

   “咦?”

   蓝暖感觉有什么进入自己的头部,刹那间,自己就不痛了,不由把唐凯的手握得更紧了,“大哥哥真厉害呀。”

   “好啦,我要为你治疗了哦。”唐凯笑着解释。

   “嗯?”徐川疑惑地看了唐凯一眼,不明所以,

   幸亏徐川不知道这种效果,否则,他肯定就会大吃一惊的,简简单单的一针就达到了身麻醉的效果,这特么很骇人听闻!

   而且,在这身麻醉的情况下,患者还能保持意识清醒,这样的针灸技术,简直逆天了好吗?

   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轰动整个医疗界。

   “接下来,是火疗,蓝蓝,你忍着点啊。”

   唐凯在灵针上面点起火焰,这是加强版枯木回春,加上火焰、内气,这针法的效果会加强。

   “还烧火,表演魔术呢?”徐川讽刺道。

   “太,太乙雷火针!?”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惊呼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一个老者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满面震惊。

   “任老?你怎么也来了?”徐川一怔。

   这个老者,是市人民医院的介入科专家任老,是一位西医,他的介入技术在国也都是鼎鼎有名,虽然比徐川声望差了点,但德高望重,远胜徐川。

   任不去理会徐川,而是无比震撼地看着唐凯,“你,你怎么懂得这门针灸技术?”

   “别说话,他的精神需要高度集中。”杨善沉声道。

   “任老,太乙雷火针是什么?”徐川连忙问道。

   能够让任老都大惊失色的针灸技术,这可不简单。

   “这是足以起死回生的神奇针灸技术,已经失传好久了,这,这才是真正的中医啊。”

   任老一脸激动,看着正神贯注治疗的唐凯,“真是大饱眼福,大开眼界,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起死回生?扯淡吧,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神奇的技术啊?”

   徐川冷笑,明显不相信这一套说辞,当场露出鄙夷之色,不屑地说道:“还说真正的中医,如果真有这效果,那就是不是人,而是神!”

   “嗯?”任老惊讶地看着蓝暖,眼神疑惑。

   这太乙雷火针滋味可不好受,这小女孩怎么一点痛苦的神情都没有?

   太异常了吧?

   忽然间,他脑海里又冒出一个想法,难道,这个小伙子还会针灸麻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