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国产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两人都是混成精的老.江湖,并不急于步入正题,而是打着哈哈说盆景不错,天气很好、道路太堵等等,直到秘书端来茶杯、水果等退出去,史东明谨慎地将门反锁。

   “关于常委会讨论的议题,徐部长离开后大伟书计已经宣布暂停,会议记录也作废,”铁逵开宗明义道,“议题还回到原点即征求各位常委意见,达成一致后再上会讨论。”

   史东明加了一句:“大伟书计特别关照与徐部长取得共识。”

   徐璃无所谓地说:“我的态度已经明确了,要通过很简单,算我缺席然后多数票赞成呀。”

   “与议题能不能通过相比,大伟书计更看重班子团结,”铁逵语重心长地说,“如徐部长指出的,这几年临海经济发展停滞不前,被双江、白山等兄弟省份陆续赶超,领导班子压力已经很大,经不起内耗和折腾了。”

   “人家市.委书计好不容易出马把事件解决了,却回过头来打着责任追究的名义给他穿小鞋,不是内耗是什么?不是折腾是什么?请转告任书计,这件事我是要向京都反映的!”

   铁逵和史东明都吓了一跳!

   两人上门做工作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说服徐璃别告御状,其它问题都好商量。

   史东明急忙说:“临海内部矛盾最好还在临海内部解决,闹得沸沸扬扬多不好。徐部长,润河化工厂事件负面影响很大,甚至蔓延到海外,让临海、润泽形象遭到沉重打击,问题虽然解决了,从省.委层面讲确实有必要对事件进行回头看,分层分级追究责任惩前毖后,防止类似现象再度发生。”

   铁逵接着说:“责任追究的重点当然是润泽市正府为首的指挥部领导,考虑到重大事件事故一把手负责制,不把方晟同志加进去似乎有种一碗水端不平的感觉,所以顺便提了一下,其实对他的处理是最轻的仅仅通报批评,只是他级别最高按惯例放在前面,让徐部长造成误会……”

   “我没有误会,这件事从开始起就不是误会!”徐璃反驳道,“一把手负责制也要党政分开好不好?处理方晟同志就叫一碗水端平吗,这才是不分青红皂白!我不同意铁书计所说的‘仅仅通报批评’,如果事实有问题,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哪怕开除党籍我也支持;如果没问题,通报批评也没道理!”

   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

   “争议可以搁置,”铁逵接着说,“我和东明省.长来主要想就除方晟同志以外责任追究情况听取徐部长的意见,等敲定下来再回过头探讨难点问题。”

   除了方晟,徐璃其它人面前从来没笑容,冷冷道:

   “我知道铁书计、史省.长对方晟同志一向很关心……”

   这记耳光打得铁逵不要不要的,凭心而论作为于家外围势力确实很想帮方晟,可副书计就是副书计,势单力孤不说,其影响甚至都不如史东明,有时真是有心无力。

   “惭愧惭愧,我们在年轻干部的培养锻炼方面做得远远不够。”说这话时铁逵真的很惭愧。

   徐璃话锋一转:“不过这份责任追究意见稿是魏书计出炉,经任书计和古省.长钦定,二位可能跟我一样都是开会时才听说,在这个问题上恐怕……我直说了吧,只要责任追究意见稿里出现‘方晟’两个字,我绝对不会参加讨论并如实向京都反映!二位可以一字不少转述给相关领导,我对我说过话负责!”

   彻底把方晟的责任撇开,魏仁相哪肯啊!

   史东明试图再努力一把,道:“通报措词可以委婉一点,但完全不提肯定不太妥当,班子成员受到纪律处分,班长半点责任没有说不过去吧?”

   徐璃冷傲地扬起俏脸,道:“我还有事,没空陪二位了……这么说吧,只要我在临海统战部长位子上一天,这事儿……明白我的意思吧?”

   她是真没空跟他俩啰嗦,鱼汤面的精髓在于熬汤,她急着早点下班去趟超市,把该备的料备足了继续做实验。

   她很有信心让方晟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接到徐璃明晚吃鱼汤面的邀请,方晟心中一荡,浑然不知她正凭一己之力把省.委搅得天昏地暗。

   正如爱妮娅在他面前永远谈工作,徐璃在他面前永远不谈工作,都是妙人。

   此时方晟对面坐着蔡雨佳。

   美国苣山集团首席谈判代表宣称立即回国,却去而复返之后代表总经理提出妥协方案之后,殷教授觉得对方晟意够足,条件也够优厚,诚恳地希望尽快达成协议。

   不料方晟以工作繁忙为由迟迟不予答复。

   首席谈判代表机票改签的日期快到了,一再扬言谈不拢拉倒,殷教授急得不顾高级知识分子斯文亲自跑到绵兰,蔡雨佳实在却不过导师软磨硬泡,硬着头皮第二次来到润泽。

   不等他开口,方晟主动说:

   “我知道来这儿并非的本意,而是导师逼得紧。殷教授是学术大佬,可谈生意真不行,给点儿甜头就上钩!六千万他觉得蛮好,一亿六加终身教授更满意,老兄,这不是施舍而是购买专利好不好,哪能这样谈?什么机票时间,上亿的项目还在意区区机票钱?要回去让他回好了,谈判代表不谈判回去干嘛?打高尔夫还是到加勒比海度假?纯粹开玩笑!”

   “但……”蔡雨佳小心翼翼道,“这事儿最大的问题是导师心里没底,不晓得方书计到底想谈,还是根本不想谈……”

   “觉得那位谈判代表心里有底吗?还不是集团老总遥控指挥!”方晟道,“还有,以那位导师的心理素质,底牌能透露给他么?我不排斥任何选项,但目前一亿六的报价离预期太远,我不同意!”

   “您的意思是还坚持三个亿?”

   “对。”

   蔡雨佳沮丧道:“那可能真没法谈了……对了方书计,芮女士那边能不能派人到京都接洽一下,直接代表基金会与苣山集团接触比较好,省得我在中间跑来跑去,转达的意思还未必到位。”

   方晟摇摇头:“本来有这个打算,但这几天芮女士遇到不小的麻烦,分.身乏术,实在没精力应付。谈判就这样吧,对方想谈就谈,不谈拉倒!”

   “问题是导师他们真的很想促成此次交易,非常担心谈判破裂。”

   “雨佳呀,有句话说得好,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别被它吓住!”方晟轻描淡写说,“谈,是它主动找上门的;不谈,埋头继续做研究,只要想通这一点不就行了吗?”

   “军心动摇呀,”蔡雨佳叹道,“有的研究员已不想干了,怂恿导师如果谈判失败就跑到美国做研究;还有人……”

   “哪怕人跑光了,之前所有研究成果属于基金会!”方晟沉着脸说,“想在此基础上搞研究,还得花钱找我们买专利,到时不是三个亿,而是三十个亿!美国人会算清楚这笔账的,这帮人想做汉奸都做不成!”

   “好吧,我回去转达方书计,不,基金会的意见,同时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

   蔡雨佳暗叫倒霉,夹在中间既做传话筒又受夹板气,里外不是人!

   别说殷教授,这会儿连蔡雨佳都弄不清方晟心里到底想的什么,是否愿意达成这笔交易。

   打发掉蔡雨佳,方晟随即带了一帮人视察珑黄街。

   领导视察并非兴致所至,随便找个地方拍拍照、讲讲话、做完秀出新闻稿,通常都有很深的隐喻与内涵。

   这趟珑黄街之行,通过随机询问商铺老板营业情况,走入民宅与居民亲切交谈,听取合作商会关于新办公楼建设和搬迁准备工作,向外界传递了两个信息:

   一是珑黄街旅游步行街总体规划不变,前期有关清理珑黄街住户的传闻纯属谣言,市.委市正府将多法并举加大管理力度,缓解商户与居民之间的矛盾,促进珑黄街繁荣发展;

   二是润泽合作商会搬迁到岳家滩已成定局,而且即将根据市.委书计要求“加快搬迁步伐”,提前做好院内古树、盆景、太湖石等运输工作,避免春节期间影响珑黄街正常运营。

   回办公室途中,方晟拨打芮芸的手机,一直忙音;再打徐璃的手机,居然也忙音。

   奇了怪了,徐璃有啥可忙的?

   殊不知围绕润河化工厂责任追究处理意见的博弈已燃成白热化!

   两位常委在徐璃面前碰了一鼻子灰之后,魏仁相破口大骂,表示要再度提交常委会强行通过;古华也有几分恼火,觉得不能过于软弱让徐璃误以为临海干部好欺负;任大伟却想两边抹稀泥,决定缓一缓再说。

   任大伟是觉得徐璃耍小孩脾气,缓缓没准能有转机。

   徐璃上午却直奔轩城机场,途中让秘书向省.委办公厅请假不参加今天的座谈会,理由是到京都汇报工作!

   省.委秘书长开封一听顿时意识到不好,立即向任大伟汇报!